海南省文昌市椒步孕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 www.fsqimeng.cn

随着机器代人大举推开

2020-08-19 21:07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今年5月,26岁的伦子祥辞去干了两年的检测员工作;几乎同时,30岁的钟海波决定告别从事多年的家电维修;更早,28岁的陈学飞从一家陶瓷企业的机修岗位上离开……这一切,发生在“机器代人”之后。

在诸多谋求向机器人技工转型的一线工人中,“紧跟潮流”早已成为普遍共识。

一名培训机构的老师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基础薄弱的普通工人,教学思路通常是“缺什么就补什么”,也有一些人成功向机器人技工转型。此外,不少普通工人在简单熟悉机器人之后,向机器人销售岗位发展。

如果普通技工难向机器人技工转型,一旦他们被机器人替换下来,应该何去何从?事实上这一问题向来都是“机器代人”的必答题。

黄延胜表示,传统技工技术基础好,行业关联性强,因此最先觉醒,最容易转型,也是现在自发参加培训的主要人群。此外,从企业的角度来看,也更青睐中级和高级机器人技工,就是能对机器人进行维修、养护、编程调试、管理和设计的人员,并非简单的操作工人。

按照计划,东莞推进“机器代人”,预计每更新20万元机器就可减少4.5人用工需求,如此计算,该市每年预计可减少4万人的普工需求。

但也有越来越多的普通工人开始跃跃欲试,培训机构更是闻风而动。

东莞智通人才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该平台上的机器人相关职位数为645个,约为去年同期3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东莞采访也看到,一些开展“机器代人”的制造业企业,不惜开出高于一般技工的月薪“揽才”。

这一火热现象的背后,实际上也暴露出“机器代人”背后的人才问题。

近年来,随着“机器代人”大举推开,东莞制造业企业对普通工人的需求明显减少,而对“机器人技工”的需求开始旺盛。

值得注意的是,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早前撰写的《广东资本有机构成变动趋势研究报告》就曾指出,随着“机器代人”推进,广东企业对高技能人才的需求日益增加。2015年前三季度,广东省人力资源市场技能人才月均供求缺口达到17.5万人次。普通职工对机器人应用的技能不够,机器人应用高端技工人才缺乏。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上述报告也认为,广东推进“机器代人”并不会导致大面积失业。不过,该报告还认为,智能化改造及机器代人将造成低素质劳动力局部性失业,导致普工“就业难”,就业与再就业问题以及失业人群生活托底将是“十三五”期间一大挑战。

“普工‘就业难’和技工‘招聘难’表明东莞劳动力就业市场正加速调整和磨合。”黄延胜认为,该平台的相关监控数据显示,普通工人参加技能培训,以及流入服务业的增长速度都在加快,个别岗位甚至出现两位数增长。(作者:杜弘禹)

数据还显示,2015年前三季度,广东省全省制造业企业岗位平均每季减少22.54万个,但制造业服务化推动第三产业平均每季增加25.18万个岗位。

“保守估计,未来两三年,东莞制造业企业对机器人技工岗位的需求将呈指数型增长,最少能达到数万个。”黄延胜说。

免责声明: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尽管“机器代人”的高潮尚未真正来临,但已有越来越多的传统制造业工人开始“瞄准”机器人操作、维护和编程等新兴岗位,加快自身的转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注意到,目前,尝试向机器人技工转型的工人,仍多以传统技工为主,比如机电工人、机床工人等,而普通工人转型并非这么容易。

29岁的卢子德原是一名机电工,月薪最高能达八千元,这在东莞的技术工人中并不低,但他仍辞职“充电”。卢子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机器人符合自己的技能提升方向,并且升级为机器人技工后,收入上或将有所突破,“有一定经验的话,月薪应该能过万元”。

东莞智通人才总裁办经理王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年来,普通工人需求确实减少,主要表现为企业招工“挑剔”,这其中有“机器代人”后企业招工不再难的原因。

截至2015年底,东莞企业一共申报“机器换人”项目达1262个。此外,按东莞市政府2016年“一号文”,到2018年底,东莞八成的工业企业将要实现“机器换人”。

东莞育才职业技术学校校长潘庆修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该校机器人培训班预计在9月份开课,首期计划招收300-400名学员,将设入门级课程。

“目前流通的机器人技工人才,大多从最早做自动化的企业出来,数量极少。”东莞智通职业培训学院院长黄延胜表示,供需不平衡直接导致机器人技工成为“香饽饽”,良好待遇和发展前景更引来无数人。

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撰写的《广东资本有机构成变动趋势研究报告》认为,随着“机器代人”继续推开,未来或将出现“结构性失业与技能型工人短缺并存”的态势,也就是普工“就业难”,而技工“招聘难”,但并不会造成大面积失业。

王茜说,从她的观察来看,面临转型升级的普通工人,一般是会向电商、设计和物流等岗位转型进入服务业,“制造业普通岗位减少,服务业需求增加,就业市场整体稳定”。

东莞最大的人才市场智通人才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该平台上发布的机器人相关职位数为645个,这一数字相当于去年同期的3倍左右。

察觉“机器代人”蕴藏无限机会后,伦子祥果断辞去月薪三四千元的工作,并迅速报名参加培训。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机器人技工未来肯定很吃香,发展前景和收入比一般工种好,感觉机会不错。

该报告预测,广东工业企业用工每年将减少约90万人,但服务业吸纳就业量每年将增加约105万人,总就业量每年增加15万人。